【京津ABO】你的豆汁。不,是你的煎饼果子 2(kuso向)

ABO设定,自设有,放飞自我

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我

雷者右上角

ooc严重 

我道个歉,重新扩充了点内容,可能要多发几章了

下章有肉??


“弟啊,明天有没有空帮我去车站接个人——”赵冀灵打来电话。

“没有。”赵燕云果断回绝,他的脑海里瞬间就想好了一百种回绝赵冀灵的方法。然而赵冀灵的下一句话就把这一百种方法全噎回他嘴里。

“嗳呀你上回托我介绍的那个小姑娘……人家可说哦……”

“闭嘴快点把时间地点发给我我去接行了吧。”

“诶对嘛,这才是老子的好表弟~”赵燕云清晰地听到了电话另一头那放肆的笑声。

这是歧视!!赤裸裸的歧视!!赵燕云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电话筒。

 

 

 

杨海津才睡了十分钟左右就被醒了,吵醒他的这场骚乱又是那种,典型的,烦人的ao间的生理纠纷——车上的一位omega突然间就发情了,虽然他迅速地躲进了盥洗室,车厢上的几位alpha早已在地上打作一团。

无聊。服药后跟beta无异的杨海津厌烦地打了个哈欠。这都是什么年代的人了,还会被愚蠢的信息素和发情给束缚,难道就不会吃药吗?

想起药,杨海津顺手摸了摸背包上的口袋。

诶?

感觉到了异样的触感,杨海津掏出一看——《新版牛津英汉词典口袋本》

是的,他拿错了。

“……北京有卖的,对北京有卖的这不是什么大事,有卖的有卖的一定有卖的……”

他抱住脑袋不停地碎碎念。

“对我昨天刚吃完药,没事的今天去买就行,大不了重新办张医保卡吗哈哈……没事没事,哈哈哈没事……”杨海津尽量用乐观的心态来劝导自己。

静坐了没一会,杨海津感觉自己的小肚子有点发胀,无奈这时厕所里还锁着另一个o,一群a虽然被劝架的围观群众分开了却仍旧互相怒目,他觉得这实在不是一个上厕所的好时机,就拿出灌好的热水喝了几口,想着下车再解决好了。

当然老天是不会对杨海津这么好的。

 

 

赵燕云在先是来回踱步,又在找了位子坐后不断变化自己翘二郎腿的姿势。

赵冀灵这个混蛋,说好的时间已经过半了,甭说人影了连车次到站的信息都没一个,脖子上挂着个牌子的赵燕云觉得自己是只挂牌参加狗狗竞速跑正在候场的京巴。

他其实挺讨厌火车站这种人流密集的场所,也不是什么beta洁癖或者alpha之间竞争什么的,只是纯粹的对自己释放信息素所会带来后果的恐惧而已。一想这些他就头皮发麻浑身战栗。

在赵燕云还沉浸在幻想中冷汗涔涔时,广播提醒他等待的车次即将进站。他才收了收心,把写着“杨海津”名字的牌子端正举好。

“说起来这名字第一看还以为是杨梅津……杨梅精,噗—”

 

 

杨海津几乎是以中学运动会五十米冲刺般的那种速度冲进厕所的。谢天谢地厕所还是挺近的,感谢这人性化的设计。

 

喝完水后他就感觉很不对劲,先是小腹又胀又酸,随后整个人的体温都在不断升高。杨海津只能用背包把自己的脸埋起来。连帆布做的背包都感觉要烧起来了。

索性难受了十分钟左右车就到站了,他便立刻躲进厕所找个位子把自己锁了起来。

不过情况好像更不好了。闷热的空气,不舒服的气味,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流……

 

好闷,想把外套脱了……不行…哈……

最让他难受的还不是身体的闷热,而是来自全身各处的搔痒,与其说是蚂蚁在身体上到处爬,更类似有几只手在不停地变着花样拨弄他身上最敏感的几条,但很轻。杨海津想起逗猫,或许那样捋顺毛时猫咪那渴望的心情跟接近现在的自己

想要触碰……被人触碰。

青年用了咬破了自己嘴唇上的一块皮尝了鲜血稍微冷静一下。不管如何他在厕所里也待了一段时间,外面的人迟早会注意到自己的异样……当然最令他害怕的,还是万一自己控制不住信息素的后果。

这可不是生理问题了,要是煎饼果子的信息素在大庭广众之下弥漫开来——杨海津才刚到北京不到十分钟,他可不想在这里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因为过于用力青年又咬破了嘴唇上的皮,无论如何,他现在只能忍耐。

 

 

赵燕云傻站着起码十多分钟了,眼看着人越来越少。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放鸽子了(虽然他并没有被约),或者赵冀灵就是来报复他的。

“也许是在厕所呢,拉肚子了也说不定啊。”不过很快他就乐天回来了。

“不管怎么样我先去厕所看看比较好,说不定是胃病呢。而且这狗牌也可以摘下来了。”

他如释重负地从脖子上摘下这块牌子。

“如果还不在……那就打个电话好了。啧接个人怎么这么麻烦……。”赵燕云向着厕所走去。

期间他好像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煎饼果子味,不过赵燕云全当其他人带的小吃,丝毫没有在意。

 

 

 

 —tbc—

 


评论(4)
热度(48)
© 和度渡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