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ABO】你的豆汁。不,是你的煎饼果子 1 (kuso向)

ABO设定,自设有,放飞自我

主京津,神津有

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我

雷者右上角

ooc严重 


 赵燕云一直都很恨自己,为什么会是个alpha。

   在每个孩子都要经历的重要的分化期,赵燕云他娘无数次地提醒他,要注意饮食习惯,要戒掉不良的嗜好,要多去放松心情……赵燕云自认做的不错,唯一遗憾的就是那段时间他家忙着搬迁,小赵只好在上学的路上自己买份豆汁配饼当早饭,有时还只有根小油条。豆汁倒是餐餐不落,绝对的早晨主角。

   就是这个,让赵燕云后悔了一辈子。

 

  和许多alpha一样,赵燕云独立经营着自己的一家公司并且业务额连年蹭蹭上窜,常见的人生赢家。又是男人一枝花的年纪,头上三代都是北京户口。许多下属都暗地议论自家老板为何仍旧王老五,王老五也罢,可连个基本的绯闻对象都没有。

   苍天开眼,活该单身。赵燕云他表哥赵冀灵吹大了无数次拍着他的背狂笑。

   

是的,赵燕云,30岁 北京朝阳区户口,名校毕业,有车有房,家在内环有大床。男性alpha,自主创业并小有成就,无不良嗜好。没有成功的交往经验。

因为他的信息素是豆汁味。

 

“弟啊——嗝”赵冀灵刚又吹完一瓶,“你说你啥味不好啊,哈哈哈哈哈他妈豆汁味哈哈哈哈哈,你是咱家的骄傲啊哈哈哈哈哈——嗝”他找出个新杯子给自己来了一口。

“真的,老子我要是个o啊……也绝对不会跟你来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这怎么没完没了这么好笑啊哈哈哈——”

              ——————————————对话摘自赵燕云高中毕业时赵冀灵对他温馨的鼓励。

 赵燕云闻过自己信息素的样本,据说采集时一个非北京户籍的护士去了厕所三次。就气味本身而言,是非常正宗的老北京豆汁,外地游客一尝就吐的那种。

主治医生深情地握着他的手,建议他天赋如此异秉,还是认命为好。

否则会被笑死的啊。

哦还可能会对公共环境整洁造成不良影响。(赵冀灵语)

 

于是赵燕云认了。其实他不是这么轻易就认怂的北京爷们儿,只是在试着和个omega 认真“交谈”时人家借口上厕所直接溜了这之后他就认清了大丈夫的本质精神。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使其信息素味催人泪下,使其孤独终老,安享单身晚年。

可怜自家这么一身好基因,就这样没了传承。

“屁。”赵冀灵一巴掌呼过,“我可早就结婚了。没传承的是你啊——”

 

哦。

 

如果没遇见杨海津的话,赵燕云可能会花费自己一生的时间在寻找一个能接受老北京正宗豆汁味信息素的omega上。

 

杨海津一直觉得自己还挺正常的。除了亚性别这点上。

最重要的分化的那段时间,他爸妈满世界出差做生意,杨海津只能住叔叔家。叔叔婶婶不包早饭,他也只好起早一点买个煎饼果子凑合凑合了。偶尔也想换个口味,无奈叔叔家偏,除开煎饼果子只有一家重庆来的小面馆子。海津不会吃辣,就只好煎饼果子餐餐不落。

杨海津知道分化结果时悔青了一片肠子,他去洗了洗发现没用,悔青了第二片。

 

 

和普通omega不太一样,杨海津这个天津小伙子,没有早早地找到真命天子结束学业,他硬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加上一点抑止费洛蒙的药剂,留学去了日本。要不是家中资金出了问题他还想继续读个研。回家探亲时七大姑八大姨也在感叹津子你要是早早嫁个有钱的a就好了,凭你这相貌哪家老总不喜欢你啊说不定还能钓个大的,还非要留学,结果好了吧,一把年纪了还单身着。

 

杨海津也不是没反抗过。他是指关于自己糟糕的信息素。

他还在天津上高中时国际班转来个日本神户的交换生,搬寝室时就在杨海津上铺。他俩也经常侃天说地,语言障碍丝毫不影响两人情感的交流。交换期到了,杨海津在机场送别朋友,临走前他俩还泪流满面约好一定要见面。

这一切的前提是杨海津假装自己是个b。

大学时他得了个能去神户留学的机会,留在学校的最后一晚兴奋地睡不着觉半夜跨洋通话。恋恋不舍挂掉后杨海津觉得这他妈才是恋爱的正确打开方式。

然后他悔青了自己的第三片肠子。高中时俩人拘谨一方面是因为语言一方面是青少年独有的羞涩还有双方互认“他一定是beta”。大学生这些全不存在啦,因为kobe桑是alpha而津子是omega。

一个有着独特天津特色煎饼果子味信息素的omega。

结局他不想说,眼泪全随神户清凉的海风飞升了。

 

回国后迫于家庭的压力杨海津只能放弃学业去试着找工作。他是不折不扣的omega平权主义者,坚信只要意志够坚毅谁都可以成就大事业。

刚准备在天津大展身手,杨海津他老娘给在北京工作的妹妹的邻居的姐姐的牌友的同事的媳妇的哥哥打了通电话,希望能多多帮帮自己犬子,念在这么近的关系上。

赵冀灵在电话的另一头,当然是答应了,念在这么近的关系上。

 

 

就这样杨海津不情不愿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巴士。上车时刚好还下了场暴雨。本来空气就差,天此刻更是被晕染成了青灰色。他坐在窗边,随便缩了缩就睡了。

 

如果没遇见赵燕云,杨海津说不定会找到份不错的工作的。

——TBC——

评论(18)
热度(70)
© 和度渡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