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ABO】你的豆汁。不,是你的煎饼果子 3(kuso向)

ABO设定,自设有,放飞自我

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我

雷者右上角

ooc严重 

´_>`中暑躺床上时把dazai桑的短篇集看完了,发现我写的一点也不有趣

我个傻逼搞错时间了下午就要返校啊啊啊啊!!!!!!!可我肉修得跟屎一样啊啊!!!!!!!!

下周请来催我(别闹了你要连读十三天)

为了整体的流畅性和剧情把肉位移了(话说一见面就嘿嘿嘿嘿确实不太好……嗯)

这章特别无聊



赵燕云进厕所的时候狠狠打了两个喷嚏。

一旁方便完毕正在洗手的小职员心里一股相惜之感,莫非老板也觉得厕所熏香太过了?看来自己终于能借老板的大名跟清洁阿姨名正言顺地要求换熏香了。


赵燕云只觉得空调太冷。
以及煎饼果子味太浓。——


杨海津一边狠狠咬着上唇,一边死命地搜找自己的背包,外套被随意地丢在地上,衬衫被汗液浸得湿透。他感觉自己现在简直就是触到油锅前一秒的活鱼。
恍惚之间,他感到又有人进了厕所,杨海津动用自己可能是出生以来最庞大的专注力不让呻吟飘散出来。他又想到了以前看过的小说,有些o为了不让自己臣服于信息素之下,不惜用细绳勒住脖子,短暂地让自己和欲望分离。以前他觉得这些人是傻子,现在他只懊悔自己干嘛不带跟绳。

赵燕云进厕所前思考了五秒左右。
他还不知道世界上会有喜欢在厕所吃煎饼果子这种癖好的存在。
这感觉没法形容,比把中药倒饭里还酷,最确切的比喻无疑是拿藿香正气水炒鸡蛋。
他现在就想退出来然后回候车室假装自己不存在。
这味太浓了,根本没法用把煎饼果子顺手藏包里那么简单的解释,应该更类似于在厕所开煎饼摊。怪不得没人进去,心理素质不够啊!
“罢了进去看看又不会死,这么磨叽也没意思……”他还是决定迈进煎饼果子之门。
大概没有听到某些奇怪的响声。

杨海津只觉得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要死啊这个时候来厕所不看看场合啊!!他非常无理取闹的抱怨。

赵燕云也不想来啊。
他慢慢溜了一圈,感觉开口不开口都傻,会被人认为心理生理双重变态的。

杨海津在书包的某个老旧夹层中发现了一只抑制剂针管。从里面流动的亮黄色液体来看应该没过期。就算过期了现在的他也管不了了。

赵燕云听到了什么不妙的声音。
就是那种,很经典的反ao性暴力的老剧,变态a主人公把o主人公锁在厕所里对他这样那样……的那种感觉剧情时的声音。
当年高中的赵肌灵和当年初中的赵燕云同学看这段时最害怕的,就是赵燕云他老娘投在电脑屏幕上的阴影。

他转向了发出可疑声音的那道门。

杨海津几乎是把针捅进了自己的胳膊——

赵燕云发誓他只是想敲门。

杨海津发现自己进来地太急门没锁好。

门打开了。



“哟,接到人了吧!”
“咋还不说话呢?”
“啧,你这脸色不怎么样啊!”
“老弟,乖儿?乖孙????”
赵燕云一句话都不想跟赵冀灵说。他发誓要不是为了维护公共良俗他现在就放信息素开大跟赵冀灵同归于尽。
“哎,也是我碍着面子没跟你说明白,杨家那个小伙子吧人挺好,学历也蛮不错,就是那啥……信息素有点奇葩。不过你也别搞啥歧视,天下最没资格搞这歧视的就是你小子了。”
赵冀灵小饮一口啤酒。“今天怎么跟闷葫芦似怪让人难受的?哦对了我还想问呢,你个平白无故顺路去接人的怎么还关心起来人家亚性别和信息素来着……莫非!”
赵燕云把桌上的啤酒一口气全灌给赵冀灵,并为自己的矜持而后悔。
“话说一个煎饼果子一个豆汁还挺配的嘛这不是哈哈哈哈——唔咯呜!!”
“闭嘴吧您。”


大概是昨晚和赵冀灵喝到过晚导致宿醉未休,赵燕云一整天都没啥精神。他把中央空调开到二十六度,觉得不太舒服又调到二十三度,太冷之后飙至二十七度,反复无常。
鉴于答应过的老板专属卫生间一直没着落,赵燕云屈尊去了趟普通职工厕所,想再顺便洗把脸。
没进厕所,又闻到一股煎饼果子的味道——

不是吧,这种癖好已经进到我们公司来了吗?
赵燕云狠狠打了两个喷嚏。
“十七度确实是太冷了。”


杨海津觉得自己来北京工作就是个错误。讲道理,天津多好,虽然堵车挤公交挤地铁也是常事,空气质量优等级也不多见,老大妈老大爷占广场放老大声跳舞更是司空见惯……那也比北京好多了。
起码煎饼果子打死不加肠不加生菜。
北京作为一个跟天津比邻的城市,所谓的煎饼果子摊连炒面炒米线都敢放,不得不认为是对天津的一种挑衅。是对两城友好关系的严重践踏。
杨海津看着自己买的这个“煎饼果子”久久不能释怀,最终在上地铁前咬牙吃完了。

最烦的就是北京人。特别是昨天遇见的那个。
杨海津觉得这件简直可以排上“希望被打到失忆也不想回忆起来的事”第一名,起码挂个五十年。实在是太想遗忘以至于他昨天打扫完宿舍揪了一整夜被角对自己进行催眠,以至于今天精神状态奇差无比买煎饼果子时全程放空自己纵容老板往里面加了奇怪的东西,又以至于半夜垂死病中惊坐起奔去医院挂急诊买抑制剂……
搭那人的车开到公寓楼的那段记忆终于被他清理完毕了,送进垃圾场焚化就好,不要想起来,千万别了。求您咧。

杨海津挤进了满当当的地铁,靠着门搭了根栏杆,终于没有忍住,把眼睛眯过去了。

哦对了,北京没海。这就意味着没有海风,海鲜会少好多,不能经常看见舒心的蓝色,人会变得焦躁,还有……
他突然就不想了。



结果是杨海津靠着自己读书时经常在地铁补觉而培养出来的到站前准时清醒的第六感避免了上班报到第一天就迟到的尴尬局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评论(11)
热度(49)
© 和度渡河 | Powered by LOFTER